前浪,后浪——新老交替的时代

前浪,后浪——新老交替的时代

尽管罗尼·奥沙利文最终在世锦赛上获得了他的第七个世界冠军,但刚刚结束的2021/2022却是斯诺克历史上第一次单赛季出现五个首夺排名赛冠军的年份,这是否代表了新时代的来临?

在这些首次拿到排名赛冠军的选手中,有三位是新晋的年轻选手。25岁赵心童在英锦赛和德国大师赛上以优异的表现技惊四座,21岁的范争一则在欧洲大师赛上战胜奥沙利文夺冠,而27岁的侯赛因·瓦菲在单局限时赛上的夺冠实现了个人奖杯零的突破。

此外还有27岁的卢卡·布雷塞尔在苏格兰公开赛上夺得了他的第二个排名赛冠军,并且获得了英锦赛亚军。而我们也不要忘记22岁的颜丙涛,他在去年的大师赛决赛中击败了约翰·希金斯。

这些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是否已经有了风起云涌的后浪力量来撼动既有秩序呢?

所有这些球员都是杰出的人才,很可能会成为未来的赢家,但他们能否有稳定输出的好成绩还需要很多时间来证明,对于上述问题做出判断还为时过早。

刚刚结束的赛季自然是新星萌发的一年,但40岁的尼尔·罗伯逊被评为WST赛季最佳球员,而“92届”的罗尼·奥沙利文、约翰·希金斯和马克·威廉姆斯也都在赛季中斩获包括世锦赛冠军在内的多项冠军。

资深斯诺克记者赫克托·南斯说:“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赛季,你可以理智地从中得出几个结论。首先,现在有一群年轻球员完全准备好在机会出现时有赢得比赛的能力。当然,这些人包括中国的赵心童和范争一以及伊朗的瓦菲。但我们可以有把握地认为,他们的成功只会激励那些年龄和能力相近的人继续观望——许多时候,他们这些年轻人每天都在一起练球。”

“其次是,年龄也不是障碍。‘92届’的罗尼·奥沙利文、约翰·希金斯和马克·威廉姆斯三人几乎无视理性分析而在上赛季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你几乎可以把他们当作任何一项赛事的有力竞争者,但是像乔·佩里和罗伯特·米尔金斯这样的球员最近夺冠军也表明,经验和技术仍然是有价值的。”

“但我想说的最后一点也许是最重要的,我们应该在它发生的时候承认,而不是在多年后回顾——我们正在见证着斯诺克人才黄金时代的到来。年轻一代的优秀球员将与功勋老球员们一起带领黄金时代的来临。我们知道传奇们最终会离开这个舞台,但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们仍将享受和庆祝这世所罕见的黄金时代。”

菲尔·耶茨(记者兼评论员)也认为现在谈论新时代还为时过早。耶茨说:“我认为本赛季五个新排名赛冠军的出现是一个随机情况。但我想说,赵心童和颜丙涛都有潜力在未来几年成为伟大的球员。我感到惊讶的是,颜丙涛在有着全面性表现的同时却在上个赛季毫无斩获。”

“赵心童和布雷塞尔都是所谓的‘信心型选手’。他们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他们的天赋和信心,这意味着他们最好和最差之间的差异是巨大的,非常像七十年代的阿历克斯·希金斯和九十年代的托尼·德拉高。也正是如此,他们可能在任意一个比赛中爆发,我相信他们都会赢得更多的荣誉。中国球员似乎都非常专注于练球,这是成功的基石。”

“现在斯诺克的伟大之处在于,我们有这么多优秀的球员。不仅仅是前16,排名中17至40名之间的实力都是那么的深厚,远远高于我们过去看到的。它不像上世纪八十和九十年代那样只有一个占主导地位的球员,是每届世锦赛的大热门。”

乔·佩里作为巡回赛的中坚力量在上赛季威尔士公开赛上赢得了他职业生涯的第二个冠军,他对看到有前途的年轻球员的出现感到欢欣鼓舞,但也仍觉得老将们依旧有着掌控比赛的平衡力。

佩里说:“奥沙利文、希金斯和威廉姆斯仍然是前八,目前他们没有表现出退居二线的迹象,他们三个人都还是那么优秀!”

“在过去的几个赛季中,非常顶尖的球员都专注于大型赛事,也许这给了像我、罗伯特·米尔金斯和其他几个人赢得冠军的机会。在小型赛事的前几轮中,大牌球员很容易受到影响。”

“就二十多岁和三十出头的球员而言,现在比赛的状况比之以往好的多。贾德·特鲁姆普是一个多产的赢家,杰克·利索夫斯基也有赢得冠军的机会,我对此毫不怀疑,而凯伦·威尔逊未来也将赢得更多。还有像周跃龙这样的中国球员,我们还没有看到他们的最佳表现。”

许多年来,人们一直认为优秀的新生代青少年球员大都来自中国。强大的基础训练结构、完善的学院培养计划和经验丰富的教练为中国的青年人才创造了一个无比优越的环境,那些最为优秀的青年球员来到英国,集中在谢菲尔德和达灵顿两地生活和训练。

但也有迹象表明,新一代的英国年轻球员具有巨大的潜力。仅在本赛季,保罗·迪维尔、迪伦·埃梅里、斯坦·穆迪、罗比·麦奎根和利亚姆·戴维斯等青少年业余选手都在职业巡回赛中取得了胜利。

世界职业斯诺克台联(WPBSA)主席杰森·弗格森说:“我们现在真的看到了英国本土高质量球员的涌现。近年来,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来振兴英格兰的业余赛事,在全国各地举办了更多的比赛,让最优秀的年轻球员可以发挥他们的才能。有些像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情况,当时最优秀的球员都是这样通过业余赛到职业赛一步一步晋级而来,我们需要复制这一点。我们已经通过斯诺克俱乐部和业余机构来创建这种架构。”

“在欧洲的许多地方,甚至非洲和更远的地方都有类似的模式。我们的WSF青少年公开赛有来自乌克兰的安东·卡扎科夫赢得冠军。今年,我们在泰国的合作伙伴将首次在亚洲和大洋洲地区举办Q School赛事。我真诚地相信,在未来的几年里,我们将看到一批优秀的年轻球员加入巡回赛,这项运动的国际影响力将远远超过以往。”